<button id="egink"><object id="egink"><menuitem id="egink"></menuitem></object></button>
    1. <s id="egink"></s>
    2. <button id="egink"></button>

    3. <legend id="egink"><p id="egink"></p></legend>

      當前位置:100EC>在線教育>3個月6次被做空 灰熊、香櫞、渾水為何死磕跟誰學?

      全國疫情數據

      {{dataList.mtime}}
      • 確診

        {{dataList.gn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3個月6次被做空 灰熊、香櫞、渾水為何死磕跟誰學?
      劉以秦《財經》雜志發布時間:2020年05月20日 10:23:39

      (網經社訊)5月18日晚,調研公司渾水發布針對在線教育公司“跟誰學”的做空報告,指出跟誰學至少存在70%的用戶造假,甚至可能高達80%的用戶都是機器人。此外,跟誰學至少有80%,甚至可能是90%以上的收入是造假的,并存在虛假少報支出的情況。而在此前,跟誰學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陳向東明確表示:跟誰學不可能有任何造假的行為。

      渾水上述報告發出后,跟誰學當天股價跌幅7.3%,最新市值78億美元。相比今年2月24日市值最高點的108億美元,縮水27.7%。

      過去3個月,跟誰學已經罕見的連續被做空6次,矛頭都指向這家公司的收入和用戶數量真實性。在261家中概股公司中,跟誰學目前市值排名靠前,5月9日被第5次做空時,市值100億美元,排名24位,高于B站。5月19日,市值排名跌至30位,高于58同城。跟誰學2020年一季度財報顯示,今年一季度營收12.98億元,比肩好未來旗下學而思網校,成為在線教育領域收入排名第二的公司。

      外界注意到,跟誰學雖然在公開報告的收入上已經比肩學而思網校,但在市場知名度等方面與學而思網校差距不小。《財經》記者隨機調研了5位學生家長,均表示對跟誰學這家公司的認知有限,也沒有為孩子報名這家機構的課程,這5位家長分別來自北京上海杭州和武漢,他們的孩子都處于小學至初中階段。

      《財經》記者通過百度指數和微信指數,將跟誰學、高途課堂與新東方、學而思、猿輔導三家頭部在線教育公司橫向對比,過去半年,跟誰學和高途課程的搜索指數均低于這家三公司。

      一家2C的教育公司,知名度不高,在大部分在線教育公司還處于虧損階段時,卻能連續多個季度保持凈利潤高速增長,這被認為是引起做空機構注意的主要原因。

      5月7日,跟誰學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陳向東接受《財經》記者采訪時強調,跟誰學不可能有任何造假的行為,一旦發現,立刻開除,業務線領導也要負連帶責任,“造假的人,不配做教育。”第二天,調查機構香櫞研究(Citron Research)發出第三份針對跟誰學的做空報告,指責其將獲客成本轉移到其他關聯公司中。

      過去半年,中概股遭遇信任危機,多家中概股公司被做空或自爆數據問題。4月23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主席杰伊克萊頓(Jay Clayton)公開表示,因為信息披露的問題,他提醒投資者近期在調整倉位時,不要將資金投入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股票。

      到目前為止,6次做空對跟誰學還未產生致命性打擊,一位在線教育行業人士告訴《財經》記者,目前做空報告里羅列的證據還不夠致命。另一位關注教育的投資人認為,“可能是跟誰學本身知名度就不高,即使多次被做空,大家并不關注。”

      連續6次被做空

      渾水最新發布的這份做空報告中提到,基于跟誰學的用戶和出勤數據,包括超過200個付費K12課程下載數據,覆蓋54965個獨立用戶,以及跟誰學前經理的證實,得出的結論是:跟誰學使用機器人來進行用戶造假。

      跟誰學CFO沈楠隨即回應稱,這跟機器人無關,是直播間大小班切換導致的,因此會出現報告中說的同一用戶IP在同一時間點同時進教室的情況。

      此外,渾水還指出,陳向東至少抵押了3.18億美元股票,出借人為瑞信,這將導致長期持有跟誰學股票的投資面臨風險。陳向東隨后回應稱,他只抵押了510萬ADR,獲取了5000萬美元的貸款額度,并附上了貸款的賬單。

      這次做空之前,跟誰學在過去3個月內已遭遇了5次做空。

      2月25日,灰熊機構發布了第一份針對跟誰學的做空報告,稱跟誰學將成本轉移給受控但并未合并的實體公司,2018年的凈利潤被夸大了74.6%。對于這份報告,陳向東評價稱,“都是無稽之談”,他打電話給CFO沈楠,告訴她,“不用管,可以回去睡覺了。”

      4月14日,香櫞發布的做空報告讓跟誰學有些緊張了。報告稱,在跟蹤了超過20%跟誰學的可用課程后,估計2019年收入被高估了70%,重復多次計算收入可能是虛增收入的一種方式。

      香櫞對15257個跟誰學用戶的ID統計,結果顯示,有68%的ID來自一二線城市,32%來自三四線城市,其中有6322個ID來自武漢。今年年初,跟誰學宣布向湖北省,尤其是武漢市的學員發放價值2000萬元人民幣的免費課程。根據這一動作,香櫞的結論是,跟誰學并不具備強大的多元化生源,且之前的銷售收入基本都是夸大了。

      陳向東仔細閱讀了這份報告,發現香櫞通過爬蟲技術,爬取了跟誰學的內部數據。陳向東稱,此前為了更好的對外溝通,他們將內部系統開放授權,這也讓爬蟲有機可乘,他表示,“香櫞的數據90%都是真實的。”

      不過,他仍然認為這份做空報告沒有意義,因為“他們沒有爬取高途課堂的數據,如果加上高途的數據,能跟我們的財報數據對應上,這也側面證明了我們的數據是真實的。”

      高途課堂是跟誰學旗下的K12大班課程,此外還有跟誰學、金囿學堂、微師和成蹊商學院共5個產品。

      盡管陳向東認為這些做空都不可信,他還是選擇將內部系統的授權關閉。

      5月1日,香櫞發布第二份做空報告,主要指出兩個問題:一是援引一份刷單公司員工對話錄音文件,指控跟誰學瘋狂刷單,2019年注冊用戶中有40%是假的;二是陳向東控制著多個未披露的關聯方,用來捏造跟誰學財務狀況、為刷單提供便利、不正當地扣除成本。

      在這份做空報告中,香櫞附上了與刷單公司員工的具體對話內容。這位刷單公司員工稱,在線教育公司刷單是行業慣例,他們的客戶包括跟誰學、好未來和猿輔導。跟誰學刷單平臺主要是“跟誰學”及“高途課堂”,虛增學生比例為40%。刷單公司在平臺上注冊虛假用戶,并像真正的學生一樣購買課程、寫正面評論。

      刷單公司稱,跟誰學管理層與他們直接聯系,且雙方簽署了合同,2019年雙方一直在合作,但因為疫情原因,目前已經停止刷單。而好未來和猿輔導刷單量較小,與刷單公司接觸的是這兩家公司的員工。

      跟誰學成立于2014年,2019年6月在美股上市,目前員工數量超過1萬名。如何確保這1萬多名員工完全沒有造假行為?陳向東回應稱,跟誰學不存在任何刷單行為,“因為員工沒有任何刷單的動機,我們只考核續課率這一項指標,什么人會因為幾十塊的提成去刷幾千塊的單呢?”

      多位接受《財經》記者采訪的業內人士都表示,在線教育公司的數據有一些水分不奇怪,即使不是公司層面的造假,也很難避免個別員工為了沖業績造假。

      陳向東提到,確實發現過個別員工的造假行為。對于業績特別好的員工,他們都會做深度調查。另外,公司內部有問題反饋系統,直接反饋到他手里。今年4月,一個團隊領導反映下面的一位銷售讓學生家長趁報班窗口期一次多買幾個課,之后再退款,隨后這名員工被開除。

      一位在線教育公司人士向《財經》記者表示,前兩年,在線教育行業確實存在刷單的情況,主要是為了讓數據更好看,便于融資,現在刷單的情況已經很少了,因為很容易被發現,“之前有一些公司因此爆雷了,所以現在大家都比較謹慎。”青桐資本投資總監朱文婷告訴《財經》記者,投資人對在線教育公司用戶實際價值、獲客成本等數據的真實性會著重考察。

      5月6日,資產管理機構天蝎創投發布了一份做空報告,針對跟誰學鄭州買樓、員工免費買課、名師薪資、虛假數據、課程質量等提出質疑。報告稱,未來跟誰學實際股票價值預估為4美元-6美元。

      天蝎指出,跟誰學在鄭州所購房產實為科研用地,實際價值不到住宅和商業用地的七分之一,交易價值不對等。報告還稱,跟誰學將該地作為寫字樓對外出租,違反了相關法律規定。

      陳向東說,天蝎的做空報告是別人轉發給他的,他看了開頭就沒看下去了,“質量差到不能再差,完全沒有任何回應的必要。”

      5月8日,香櫞發布第三份針對跟誰學的做空報告,稱其將一些獲客成本轉移到關聯公司身上,以此來拉低自身的獲客成本。

      報告稱,除了在第二份做空報告中提到的三個未披露關聯方(北京家蒙、百家云圖和家長村),又發現四個未披露的關聯方,一個是跟誰學前聯合創始人張懷停和前員工賈揚洋所有的北京熊點點科技合伙企業;第二家是武漢奧邦圖靈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稱母公司是跟誰學;第三家是友書共度教育科技(煙臺)有限公司,也稱其母公司是跟誰學;第四家是孝義市錦繡窗簾城,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發布高途課堂的招聘信息,但該公司的工商登記是窗簾銷售業務。

      香櫞認為,通過將獲客成本轉移到這些關聯方,來壓低跟誰學的成本,從而實現高盈利的“假象”。

      隨后,跟誰學回應稱,公司的財報中已經披露了所有的關聯公司,香櫞提到的幾家公司,與跟誰學沒有直接關系。跟誰學財報中披露的關聯方只有北京優聯環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連續6次做空,集中質疑了跟誰學的盈利能力——究竟是真的盈利,還是通過刷單或轉移成本的方式做出盈利。

      盡管陳向東表示這些做空報告都毫無意義,但仍然給公司帶來了麻煩,最直接的就是審計師不停地要求調取數據,增加了大量的審查工作。跟誰學的審計公司是德勤,“這么大的審計機構,他們非常注重名譽,尤其是在這個時間節點,不可能因為一點審計費,就陪著公司一起造假。”陳向東說。

      被連續做空期間,陳向東在內部做了多輪講話,主題集中在企業文化和如何尊重員工,他說,他并不關心公司的業績如何,收入是多少,利潤是多少,他更在意的是企業文化和價值觀。

      跟誰學在業內一直被視為是一家非常重視業績增長的公司。多位業內人士告訴《財經》記者,跟誰學的銷售非常激進,半夜還在微信群里賣課,一位跟誰學員工也表示,加班到半夜是常態。兩位面試過跟誰學的人士提到,跟誰學的銷售底薪偏低,大頭收入主要是銷售提成,因此銷售壓力很大。

      陳向東也提到,跟誰學所在的辦公區域,晚上12點在叫車的,基本都是跟誰學的員工。他認為員工這么積極,是因為公司拿出了足夠多的薪酬和期權,高于行業水平。

      一位曾經調研過跟誰學的業內人士向《財經》記者評價,跟誰學非常了解用戶心理,因此可以做到用較低的成本獲客。跟誰學一季度財報數據顯示,銷售成本為7.572億元,對應的是77.4萬的總付費人次,平均獲客成本是978元,低于業內平均水平,學而思網校此前披露的獲客成本是1300元,第三方數據機構QuestMobile披露的尚德機構獲客成本高達4970元。

      續課率疑云

      5月6日,跟誰學發布了2020年一季度財報,數據非常亮眼。1季度營收12.98億元,同比增長382%;凈利潤1.48億元,同比增長336.6%;現金收入達13.74億元,同比增長358%;正價課付費人次達到77.4萬,同比增長307%。

      這也是跟誰學連續8個季度保持盈利。陳向東說,看到最新的財報數據,“晚上睡覺都笑醒了。”

      陳向東稱,今年一季度,共有158萬人同時在跟誰學上課,這個數字讓他非常激動。不過,財報中未披露的一個關鍵數據是續課率,續課率是證明一家教育公司最核心的指標之一。

      朱文婷表示,續課率是體現用戶對教育產品及服務認可的重要指標,不僅能夠帶動轉介紹率,單個用戶價值被提高,且能降低企業獲客成本。

      陳向東非常認同續課率這一數據的重要性,他說,“跟誰學的續課率在同行業里,絕對是第一名。”

      多位關注在線教育的投資人都向《財經》記者提到,線下教育的續課率會高于線上,小班的續課率會高于大班,線上大班課的續費率通常較低。

      一位投資人透露,他了解的數據是,新東方、樸新等大機構的線下課程,續費率可以做到80%,好未來的線下課最多可以做到90%,“學而思網校的續費率是60%左右,這已經是很高的水平了。”

      一位接觸過跟誰學的人士提到,跟誰學曾經透露過他們的續課率是75%,“這個數字太驚人了,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她告訴《財經》記者。

      前述投資人不相信跟誰學,尤其是高途課堂有這么高的續課率,“大班在線教育不可能做到這么高的續課率,因為老師不可能兼顧到每個學生,現在的趨勢是大家都在減少課程規模,來維持續課率。”

      跟誰學的大班課程同時在線人數是行業最高,平均一堂課有1700名學生同時在線。

      對于為什么不披露續課率數據,陳向東的解釋是,各家公司統計這一數字的口徑不一樣,“例如有的學生從貴價課,續到低價優惠課,但我們的學生都是續費到正價課,如果公布這個數字,又會被拿出來比較,沒有意義。”

      朱文婷也認同各家的統計口徑不一樣,確實很難橫向比較。但也有不少業內人士質疑這樣的解釋,“如果你的續課率特別高,為什么不說呢?”

      為何一直被質疑

      跟誰學成立于2014年,最早的業務方向是教育行業的淘寶,并不直接生產課程,而是提供課程的交易平臺。但這一業務方向很快就被驗證難以為繼,虧損嚴重。2016年,跟誰學開始孵化主打K12的高途課堂;2017年,跟誰學將業務方向轉型為K12線上大班課程,也就是從2B轉向了2C。

      跟誰學在中國在線教育領域是一家特別的公司,上市前僅完成了兩輪融資,2014年6月獲得啟斌資本的天使輪投資;2015年3月,獲得高榕資本、啟斌資本、金浦投資、中信錦繡的A輪融資,金額5000萬美元,估值2.5億美元。

      轉型后的4年時間里,跟誰學一直沒有發布任何融資信息,陳向東多次公開表示,這是因為公司已經有自我造血能力,不需要依靠融資。

      在過去的6年中,跟誰學一直被外界質疑。第一波大范圍質疑來自上市前,2019年6月跟誰學在美股上市,3月起,陳向東開始大范圍接觸投資人,他回憶,投資人們對跟誰學的財務數據提出了質疑,認為數據太漂亮了,不可信。

      陳向東稱,在投資人對財務數據進行審查后,投資人認可了數據的真實性,但又開始質疑跟誰學的商業模式,認為業績高增長不可持續。

      IPO之后,跟誰學公開了財務數據,外界的質疑集中到過度依賴頭部講師中,2018年,跟誰學前10名的講師,貢獻了46.6%的收入。

      2019年11月,跟誰學發布2019年三季度財報,數據顯示,前10名講師貢獻了40.5%的收入,占比有所下降,但仍然重度依賴頭部講師。

      隨后,質疑聲集中到了跟誰學的增長,主要是依賴微信紅利,紅利消失后,高增長仍然不可持續。對此,陳向東回應稱,2017年至2018年確實存在微信紅利,但到2019年就已經沒有了,“我們在2019年后,還是保持了高增長。”

      被連續做空后,質疑聲更大了。一位資深投資人士向《財經》記者提到,香櫞機構是很專業的調查機構,“曾踢爆過東南融通和中國高速頻道,此次針對提出的不少質疑也很在理,K12大班教學目前都處于跑馬圈地階段,其他公司都做不到盈利,跟誰學怎么能做到高增長同時保持盈利?”

      K12模式能不能盈利,業內說法不一,一位頭部在線教育公司創始人回應《財經》記者稱,公司能否盈利其實是個會計問題,因為教育產品的獲客成本當期體現,如果收入利潤是長期體現,自然能實現盈利,“就看你采用哪一種會計周期來算賬。”

      在線教育領域,高增長和盈利通常很難同時實現。難題就是高居不下的獲客成本,在資本的加持下,一些在線教育公司通過互聯網的“燒錢”換流量的打法,導致整個行業的獲客成本都在水漲船高。想解決這一問題,必須通過精細化運營,但這又要求公司放慢腳步。

      跟誰學能夠在實現高增長的同時,保持盈利,多位業內人士認為,這是因為起點較低,所以看起來增速很快。陳向東也認可這樣的說法,“一直盯著我們增長看的人,沒看到我們在2017年以前過得有多艱難,公司成立頭三年一直處于虧損狀態。”

      中概股的信用危機已經出現,過去幾年,一些高速發展的行業中,出現了一定程度的泡沫,在線教育就是其中之一,一旦財務造假被坐實,對公司來說就是毀滅性打擊。

      跟誰學面臨的做空還未停止,香櫞稱還將繼續調查并披露更多關于跟誰學的信息。5輪做空讓更多人認識了跟誰學,同時,用放大鏡緊盯跟誰學業務的人也會越來越多。

      圖1:4家頭部教育公司微信指數對比

      圖2:4家頭部教育公司百度指數對比

      基于“電數寶”(DATA.100EC.CN)電商大數據庫,網經社發布《2019年度中國在線旅游市場數據報告》。《報告》顯示,2019年在線旅游市場交易規模約10059億元,同比增長14.96%;用戶規模達4.13億人,同比增長5.35%。頭部玩家有:(1)旅游訂票類平臺:攜程、美團旅行、馬蜂窩、去哪兒、飛豬、途牛旅游、窮游網、同程藝龍、驢媽媽、欣欣旅游、遨游網、俠侶網、春秋旅游、途風旅游、要出發、6人游、拼途網、夢想旅行、面包旅行、世界邦等;(2)旅游短租類平臺:途家網、愛彼迎、一家民宿、小豬短租、木鳥短租、我行我宿等。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law@netsun.com,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在线视频亚洲系列中文字幕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贝比网